德国加强并购审查的途径在于文化交流 2019-10-25

    编者按:本文选自《第一财经》。作者周芳,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副教授,中德人文交流中心特聘研究员。36氪经授权复制。12月19日,德国内阁通过了新的《外国经济法实施条例》修正案草案,进一步加强了对欧盟以外投资者并购德国企业的审查。这表明,在有关核心安全和公共秩序的一些敏感领域,德国政府加强了对并购的审查,主要是针对非欧盟企业。根据上述草案,在国防、电信、信息技术、软件、电力、饮用水、金融、航空、铁路、航运等领域,即使一定规模的食品生产商占非欧盟企业购买的股份的10%以上,德国政府也可以审查合并,取得案件,必要时予以禁止。在此之前,审查的门槛是25%。十多年前,中国企业刚刚在海外并购市场崭露头角,投资审查为何变得越来越严格,德国政府和人民大多欢迎“黄金拥有者”,他们张开双臂给他们带来税收和就业。然而,近年来,许多德国企业越来越担心自己的核心技术会由于并购而被外国公司所掌握,从而失去竞争优势。德国政府在这方面也有所顾虑,在美国的影响下,德国逐渐将审查的重点转向国家安全。收购德国芯片制造商Aixtron的兴衰反映了德国政府对外国并购的态度的转变。今年中国国家电网准备收购德国50赫兹电网运营商时,德国政府试图阻止收购,但由于法律条件的限制,收购只能通过行政手段和市场手段解决。近两年来,西方国家对外资并购的审查明显趋紧。2017年,德国政府修改了《外国经济法》和《外国经济法实施条例》,延长了审查时间,加强了申报义务,对外国并购调查程序更加严格。今年7月,英国还宣布计划加强对外国并购的监管,扩大政府拒绝交易的范围;8月,美国颁布了《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限制外国获得关键技术;12月,欧洲议会国际贸易委员会批准了关于外国直接投资管制的建议,这些建议定于明年4月和5月实施。“秩序自由主义”的观念正在被德国政府收紧的并购审查所侵蚀,这反映了保护主义的兴起和德国长期的经济和法律政策基础的逐渐削弱。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理论起源于弗莱堡学派的“奥多自由主义”。它要求政府遵循“秩序政策”,为经济活动建立法律和制度框架,以保护市场竞争。在建立竞争秩序的过程中,国家应尽量避免实施干预经济过程的“过程政策”,因为这将严重扭曲市场自由,最终影响国家的繁荣。相反,近年来,德国政府对外国并购的审查越来越严格。无论干预门槛是25%还是10%,这些标准的制定都不够依据,是政策制定者的知识超越。在诸如“核心安全”和“公共秩序”等问题上,审查标准更加不确定,这将给德国政府带来很大的自由司法空间,并容易受到不同利益集团的影响。这些种种可能性将导致政府在“秩序政策”的外衣下更多地干预经济过程和执行细节,从而在政治合法化的基础上实现法律的政治运行。有效的竞争环境和开放的市场对经济发展至关重要。政府干预交易侵犯了企业所有者的权益,违反了自由市场准入原则,也违反了资本自由流动的基本要求。德国公司向中国投资者投刺绣球的理由比政府的标准还充分。客观地说,一些被合并的德国企业面临着经营困难和高负债。中国资本的介入无疑拯救了这些企业,保证了就业和税收。例如,在2015年,Skyworth收购了破产的德国电视制造商Metz,并成功地将品牌带回了市场。德国曼茨集团负债累累,如果没有上海电气集团的股份,就无法生存。虽然其他一些企业没有发生过这些危机,但中国企业并购的高额溢价、企业的互补性以及并购带来的全球性机遇,使许多德国企业家深受感动。德国政府修改了限制跨国并购的法案。在德国投资的根本出路在于文化交流。中国企业不仅面临政治和法律风险,还面临着中德之间的各种误解。我们不能改变其他国家的政治和法律。我们所能做的就是,除了经济“真金白银”的努力和企业战略的趋同之外,我们迫切需要加强人文交流,不断促进信息和观点的交流,消除误解,通过见证和听证在双方之间建立更广泛的共识。首先,由于德国加强了审查制度,我国企业在涉足相关领域时,应严格遵守对方法律,切实履行有关承诺。我们应该本着诚实、尊重、互利的原则,采取实际行动减轻彼此的忧虑。例如,在并购库卡案中,美国派出大量具有海外教育和工作经验的人参加了谈判。他们非常了解国内外市场,也非常熟悉海外并购的过程。同时,美国承诺维护库卡的独立性,保护当地就业机会,现有库卡工厂将保留到2023年,这比一般的并购实践要好。这些承诺缓解了库卡大股东的焦虑,减少了政府的干预。其次,我们必须加强跨语言和文化鸿沟的交流,更好地站在对方的角度,让自己处于思考问题的位置。例如,德国人对安全和隐私问题非常敏感。网络金融和移动支付在中国非常流行,但在德国,由于人们对信息安全的关注,网络金融和移动支付仍然很不发达。例如,德方普遍担心中国企业的并购将导致不公平竞争,担心中国企业将导致工资和居民福利的下降。了解这些方面有助于我们在开展对外业务时找到更好的契合点,并根据中国企业的成功并购案例逐步减少这些顾虑。第三,提倡多元价值观的传播。现代世界文明是由不同国家和民族的经验和智慧组成的,而不是单一的文明建设。在这方面,我们应该有民族信心,积极地与其他国家分享我们优秀的文化财富,但不要太傲慢,把我们的原则和方法强加给彼此。在进行海外投资之前,要充分评估投资风险,平等对待并购。我们必须多方面努力提高德德德文化交流水平,促进思想交流,促进情感和文化认同。这样,中德经贸关系就有可能从根本上获得更多的信任和理解。

, 1, 0, 9);

Copyright © 2019 嘉华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
刘守成
地址:大学东路位子渌11-2号厂区
全国统一热线:18564671501